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基友@阿雪_yukiii/共痴@RQQQQQ/利艾/业渚/高桂/米英

灵魂无趣,废话特多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高桂】先生,上车(公路+逃亡)


其实也是存梗

名字瞎起的(捂脸






本来就是没有任何铺垫且毫无理由相遇,还需要什么符合大众逻辑的玩意儿吗?

 


1.

这是我越狱后的第二天,我依旧无法充满底气地将这次行动称之为成功,尽管在别人看来我大概已经潇潇洒洒逃之夭夭了。其实怎样都无所谓,像我这样的人,本该就不是会老老实实蹲监狱的,尤其是天天抬头凝望小小空间中那仅有的一片天,自己内心中的那个随时都有可能失控的野兽都会在低低地咆哮着。脑子里净是些说出来大概会令人不明所以的絮语,也可以说是感叹。我本就不是多语的人,所谓孤独,早在年少的时候就已经学会忍受了,甚至是享受。是的,我享受一个人,因为我实在无法想象会有人能跟我一起生活,自己便也渐渐有点嫌弃与别人独处了。

 

“真是阴郁的天气。”我自言自语着,伸手关闭了大敞的天窗,将冷风毫不留情地堵在了车外。这样浓厚的云,怕是要来一场阵雨。视野的前方出现了一个不断放大的黑点,我眨了眨眼睛,终于看清了,原来不远处站着一个背包客,正向我这个方向招呼着,大概是想搭便车。我本该毫不犹豫地不理会的,然而我还没有冷血到让这个拥有一头乌黑长发的女人背着沉重的行李独自应付这个即将大雨的恶劣天气。仅有的一点同情心呵,我自嘲了一下,放慢速度将车停在这个人面前,放下车窗。

 

“打扰了,请问您顺路去G市吗?”

 

女人的声音有点奇怪,并没有想象中的温柔酥软,倒是有些过分稳重了。我细细打量着她,长着一张中性的脸,但却别有一番韵味,我是不是该夸自己运气不错呢?

 

“上车。”

 

“非常感谢,麻烦您了!”女人深深鞠了一躬,打开车门坐了进来,微微歪头问我;“行李放后座可以吗?”

 

“随便放就好了。”我掏出一根烟,伸向点烟器,她见状默契地把车窗打开三指宽的缝隙,又摘下围在脖子上的米白色毛围巾,盖在腿上。

 

“喝水吗?”我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谢谢。”仿佛口渴很久,她一口气咕咚咕咚猛灌,喉结有韵律地上下滚动。

 

喉结?喉结!我难得吃惊起来,忍不住问:“你是……男人?”

 

“不然呢?”眼前这个长相标致的黑长直“女人”咧开嘴角笑起来,眼睛弯弯,紧接着右眉上挑,“我这副样貌真是欺骗了很多男性呢……桂小太郎,这是我的名字。”

 

我感到微微的被人愚弄的恼意,便也不怀好意地吐槽下他的名字:“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桂小太郎端端正正字正腔圆地纠正这个玩笑,认真严肃的样子反而让我内心泛起更甚的快感,就好比幼时单纯地喜欢捉弄别人的感觉一样。

 

那个名叫桂小太郎的美男子似乎从我的话中敏感地捕捉到这份单纯的捉弄欲,便轻叹一声,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只得干巴巴地问我:“先生的名字呢?”

 

“高杉晋助,”我眯起眼睛,又补充道:“正在潜逃中的落魄罪犯。”

 

“罪犯?!”他吃惊地瞪大了那双好看得想让我凑近仔细观察的琥珀色的眼睛,此刻只有几乎要溢出来的呆愣。

 

“不好意思,你搭上了一辆危险的便车啊……不过我会把你安全、完整地送到目的地的。”我伸出右手想要挑起一缕他的黑发,然而不出意外地被他躲开了,我只好讪讪地收回来,重新把住方向盘。

 

“你也可以选择不下这辆车。”我关注着远方的道路,恢复了最初专注开车的样子。也不知道身边这家伙现在究竟是一幅什么样的表情。




Tbc.



评论
热度 ( 16 )

© 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