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基友@阿雪_yukiii/共痴@RQQQQQ/利艾/业渚/高桂/米英

灵魂无趣,废话特多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仏英】逃梦诗(1)

试水

积攒了一年的脑洞,大坑,慢慢写慢慢写…

医生法与精神病人英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沐浴着清晨的温暖微醺的阳光,抱着一杯热茶,惬意地窝在自己舒适的办公椅上,享受着这每一天都难能可贵的早间时光。“新一天的开始,这是上帝的馈赠。”弗朗西斯轻叹着抬起左手的腕表,还有一会儿自己就得去见他的小可爱们——他的精神病人。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已经在W精神病院工作了两个年头了,不长,却已经让他的从最开始对这里的恐惧和紧张,转变为有趣,以至于现在对这里的无奈,对病人的同情:“他们是活活生生的人,只是世界大概与我们不太相同,但同样需要尊重……大部分的还是很可爱,”谈到他的病人,弗朗西斯总会由衷地感叹:“看到他们中的一部分因为好转而出院还是很开心的。”


“咚咚。”


短促的敲门声打搅了弗朗西斯的美好时光。这种有力而简短的敲门方式只可能是某个德国人,死板苛刻的、德国人。弗朗西斯立即皱起眉头:“进来吧。”


果不其然,来人正是自己那个永远梳着大背头严谨到偏执的同事——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早上好,路德维希。”


“早上好,很抱歉打扰到你,但你该去迎接自己的新病人了。”路德维希·贝什米特医生看起来似乎有些头疼:“一个…有点麻烦的病人,虽然我们都见过这种类型的。”


“哦?”弗朗西斯提起了兴趣:“知道了,谢谢你。”穿好自己的白大褂,弗朗西斯揉揉脸跟在路德维希身后。



 

非常、粗鲁的、粗眉宝贝儿。这是弗朗西斯对自己未来病人的第一评价。翻开病人的资料,确认本人与照片一样的漂亮,真是可惜,弗朗西斯心想,这样好好的美人自己应该是在下午街边的某个书店邂逅,或是深夜在自己常去的酒吧将人儿拐上床,而不是在这个精神病院为他治疗。


“亚瑟·柯克兰?”弗朗西斯念出对方的名字,细细观察着他的反应。


“是的,医生。”粗眉小美人儿的声音有些颤抖,可神情确是格外得坚定:“可我没有病。”


“wow,”弗朗西斯并没有理会后面的话,继续道:“你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病送到这里的吗?”


“我说了我没有病!”亚瑟·柯克兰猛地站起来想要冲到弗朗西斯跟前,却被身材魁梧的路德维希果断按回了座位。


“该死的!放开我!我要回家!”


弗朗西斯吹了个口哨将亚瑟的注意力重新转回到自己身上,盯着亚瑟为愤怒而瞪大那双漂亮如绿宝石的眼睛。


“路德维希,你先出去一下吧。”弗朗西斯顿了顿:“必要时我自己可以压制他。”


贝什米特医生与弗朗西斯双目相对进行了短暂的眼神交流,最后转身离开了诊室。


听到了沉闷的关门声,弗朗西斯拿起资料坐到亚瑟身边,而后者又警惕地拉开俩人的距离。弗朗西斯见状轻笑:“你说自己没有病,可是这里清清楚楚地写着‘被害妄想症和迫害妄想症,且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之类……”


“净他妈的扯淡!”亚瑟攥紧拳头大骂。


“哦冷静点,你可是一个英国人——常常以绅士自居。”


“可这不是真的!正常的我居然会被强行送到精神病院!天大的玩笑!!”


弗朗西斯再次凑近亚瑟:“听着,亚瑟,像你这样的病人我见得多了,一进来也都是大声嚷嚷自己是个‘正常人’‘我没病’之类的话。你的哥哥们可是对你的病情描述得极其详尽‘我可爱的弟弟居然认为我们要害死他!上帝!我们那么爱他,怎么会有那种想法?!’‘他的妄想导致他极度远离我们!甚至…害怕!他那天居然拿着菜刀进到大哥的书房!’‘他有极强的破坏力,他常常炸厨房!还让强迫我们吃他制作的毒药——美名其曰是自制美食!’‘唔……大概是父母的突然死亡给他了不少刺激吧,毕竟他们在世时最疼爱这个小弟弟……’而且从刚才你撂倒三个人让我确定你的确很危险……”弗朗西斯长喘了口气,忽然抓住亚瑟的左手送到自己唇边,蜻蜓点水般地在手背上印下一个吻,说:“如果你真的是被错抓的病人,哥哥我建议你也不要试图逃走……”


当然弗朗西斯这流氓行为收获了绅士果断的一巴掌。


“非常暴力。”可怜的医生心疼地捂着自己引以为傲的脸恶狠狠地补充。



Tbc.


评论
热度 ( 8 )

© 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