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基友@阿雪_yukiii/共痴@RQQQQQ/利艾/业渚/高桂/米英

灵魂无趣,废话特多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业渚】守渚待兔(1)(漫画剧情脑洞,有千速)

诶上周看到漫画真是无比兴奋,相爱相杀什么的最美好了!然后还推测大概千速夫妇大概也会被拆,于是无比愉快地撸了这篇文,但是……昨晚看到更新漫画后……被!打!脸!了!打脸了……打脸了……

另外觉得业君那句原话『雌性小动物』被汉化成『小母兔』简直了!

所以请大家就当做一篇诡异的脑洞就好了……

这里君度欢迎勾搭ヽ(゚∀゚)ノ

正文

一、

「有才能的家伙啊…总会误以为所有的事都能够顺利解决如愿以偿呢,是吧,小渚?」赤羽业眯起眼睛「你未免也太得意忘形了吧?」

潮田渚,我实在是很好奇你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哦…我知道了:

「E班暗杀能力最强的就是小渚你啊!结果呢,你却说要放弃暗杀?」赤羽业欠起身,眼神飘到不远处的狭间等人,语调变得诡异不已「完全不顾及那些……明明没有才能却还是拼命努力的人呢。」

他揉揉自己有些凌乱的头发,漫不经心地一步步走向面露惊讶的蓝发少年。

「这就像……受欢迎的女人向丑女们说『就别那么拼死拼活的找男人了嘛~♡』的这种感觉?」

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身影,那套衣服、那样的姿态,就那么轻易地给别人看。

「我好生气诶……其实你自己最不了解弱小之人的心情吧?」

好生气,小渚你根本不体会我的心情,一点也不了解。

「杀意一旦减弱这间教室就无法成立啊!」

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拜托!现在来我这边!打消你那可怜的想法吧!

「你连杀老师的这些苦心都不明白吗?!不光身体连脑子也是小学生?!」

不爽,真不爽,超级超级不爽啊!!赤羽业觉得自己的大脑几乎要炸了。如果说人脑里的记忆可以像一张纸一样呈现出来,那么现在他的纸上全是那天的情形。

某日放学后。

教室里女孩儿豪爽的大笑和男孩儿的反抗声,伴随着时不时桌子的碰撞,愈来愈清晰,回荡在楼道里,分外刺耳,而红发少年也加快了脚步。直至来到门前,他丝毫没有迟疑地撞开这阻拦,「哐!」木门撞上墙壁发出巨响,又被弹回了些许,赤羽业撑着门框道「欸~你们很有兴致啊?」

虽然潮田渚早已闻声迅速藏身于桌后,但头上那对兔耳朵依旧暴露于空气中;中村也紧张起来,不过在看清来人后便放松下来,不避讳地向赤羽业打招呼「呦,你怎么回来了?」

「取手机。」赤羽业的双眼紧盯那对微微发抖的兔耳,而后绕开中村向教室角落走去。戴兔耳的小渚,真是没见过呢。然而,情形并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哦呀,兔子装,小渚你真的很、会、玩儿啊。」一股无名的烦躁袭上心头,赤羽业想扳下潮田渚的双臂,好好地看他的表情,不过对方抗拒得很。于是,他挑眉继续道「终于知道害羞了吗?作为一个你这样性别不明的人来说还真是难得……」

「我说赤羽业你说话不要太过分了!」中村觉得情况不对,立刻上前拉开赤羽业。

「真有意思。」赤羽业甩手大步走出教室,顺势重重摔上那脆弱不堪的木门。

不爽。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赤羽业盯着现在怒视他的潮田渚。

「一只小母兔还敢反抗人类了?」

糟糕,他果然在意这件事!一旁观战的中村莉樱滴下冷汗,心说这次真是玩大了……

「想抱怨的话就打赢我再说啊?」

「就用战争来决定吧,是杀还是不杀。」

二、

速水凛香埋伏在草丛里已有将近二十分钟,她悄悄活动了下僵持许久的胳膊, 听着远处厮杀的声音,继续耐心地等待自己的猎物。

终于,不远处的树丛间出现一个躲闪着的身影——错不了的,这副熟悉不已的身躯的主人,千叶龙之介。

『抱歉,出局吧。』速水凛香重新瞄准,扣动扳机。

然而,对方身上却并没有意料之中的颜色,相反,一声巨响在林间炸开,速水凛诧异地发现草地上沾满了点点红蓝相间的颜料。

冷汗从脸颊划下。就在刚刚,俩个人的子弹竟撞在了一起。

「凛香,出来吧。」

真是糟糕。速水凛香将手中的枪重新上膛,翻身从藏身地走出,带起的一片沙沙声在寂静的树林里分外突兀,不过很快又重新恢复了沉寂。

俩个人就这样互相注视着对方。

或许又过去了十多分钟,远处的交锋已然结束。

「凛香,现在只剩下了你、我、小渚、赤羽。」

速水自然深知这点。

千叶轻轻甩头拨开额前过长的刘海,露出了那双闪着奇异光彩的眼,深紫色的瞳仁漂亮异常。二人早已明白对方的意图。「速战速决?」

「嗯。」这大概是此时最好的解决方法了。

沉默片刻,二人同时开始倒数。

「3」「3」

「2」「2」

「1」「砰!」

速水凛香满意地看到对方身上绽开蓝色的花朵,收起了手枪。

「千叶龙之介,速水凛香,出局。」小律的声音出现在所有学生的耳朵里。

「搞什么?他俩都出局了?!」

「就是啊,什么情况!」

千叶伸手拉起速水,为她拭去脸上的汗「凛香,抱歉。」速水看到他满脸歉意,向身后看去,发现干掉自己的赤羽业笑着倚靠着树。

「没事,」速水凛香轻轻地摇头「你不也是自愿的。」顿了顿,又有些不甘心地冲赤羽业补充到「老这么随意地站小心身体长畸形,赤羽同学。」

对方楞楞,随即微笑不言语。

千叶拍拍红发少年的肩「如你所愿,现在只剩你和潮田同学了。」便于速水凛香离开了战场。

「谢啦。」少年金色的瞳孔染了一层难以控制的兴奋「让他们瞧瞧你我谁才是E班最强,潮——田——渚——」

三、(1)

与此同时,在其他人聚集在校舍旁。

「我说…现在是不是只剩下小渚和业君了……」前原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脸担忧。

「所以说,他俩最后还是要打一架么……」中村额前的汗一直就没有停止流「小律,麻烦你把他俩的耳机打开,一旦二人开战我们就立刻赶到他们那边如何?」

「OK!」

另一边,此时充斥着杀意的山里。

潮田渚已经站在树上观察地形了好一会儿,二人实力的差距让他现在只想尽量不正面冲突地解决掉赤羽业,不过这也只是理想而已。速水凛香同千叶龙之介的出局迫使他不得不再次调整计划。潮田渚开始思索起今天赤羽业说的每一句话。业君因为我之前的表现而不爽?原因呢?还有,业的想法确实没错,杀老师肯定不希望看见我们白费功夫,可是,真的,真的要把这个老师杀死吗?我的想法,真的对吗?

忽然,不远处的大道上出现一团火红。

『要不要这么嚣张啊你!』直接在大路上走,你是有多自信?!潮田渚忍着想狂槽一通的冲动立刻调整姿势瞄准准备射击。

总感觉,这进展有点快。

稍微有点远,不知道能不能打中。毕竟射击并不是自己的强项,但要是近战的话,对手是业也恐怕是一场异常艰难的厮杀。

正这么想着,潮田渚看见对方,似乎冲他这里笑了一下……

「砰!」

自己身后的树干炸出了一团艳红。被发现了!潮田渚也迅速地反应过来,一边向对面来了两枪,一边撤离了藏身处。

「小渚。」

赤羽业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紧跟着那抹蓝色。尽管情形与想象中不同,但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把潮田逼出来

又是几声枪响,依旧是故意不击中渚。[呐小渚,来玩老鹰抓兔子的游戏吧。]赤羽业自言自语道。

「小兔子~♡」

潮田渚只感觉到背后一阵恶寒,体力上的消耗让他决定猫腰躲进灌木丛中稍作调整。他已经发现业暂时并没有要干掉自己的意图,不过再这样下去,自己落入业的手中只是时间的问题。『他应该知道我的位置。』潮田渚瞄了眼赤羽业,这个可怕而又疯狂的恶魔正悠哉地哼着不知名的曲子低头给枪换弹,似乎是感觉到了渚的视线,便对着他笑了下。

果然是故意的,不过,为什么?从开始明目张胆地走大路到现在毫无防备地在草地上哼歌……业为什么这么做?

『他想引我出去。』

这个念头一出所有的疑惑都解开了。潮田渚重新理清了下思路,惶恐地发现自己在刚刚的奔逃中不知不觉在被业牵着走,而那些所想的对策竟一个也没用上。『所以还是得和他正面冲突么?』渚苦笑着,这种被玩弄于他人股掌之中的感觉实在太气人,他甚至不得不承认,业在控制人这方面的才能的确凌驾于同龄人之上。这下真是麻烦了呢……『好啊,那我索性就偏偏不出来。』

俩个人都在无言呆滞着。

一个在等待猎物出现,一个在等待猎人放弃,像极了『守株待兔』

「欸~小渚你知道么?」赤羽业忽然开口「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守株待兔』大意是讽刺那些只用老方法死板的不行的人。可是我觉得啊……抓捕你用这个老方法最合适了,一点点逼着你什么的,虽然最土了可是总是很有用不是吗?」

『这种口气!在小看我吗!』真是恶劣。

「真的不打算出来吗,小渚?」

赤羽业再次向草丛中开了一枪「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虽然对渚你来说正面对抗很麻烦,可是如果一直像只兔子一样窝在洞里根本没有任何用吧,万一我真的动手了……」

还未说完,猛然间一朵久违的红色在一旁的树枝上绽开,赤羽业转身一瞧,忽然笑得更加得意——那只『兔子』终于出现了。

「赤羽……业,」潮田渚难得地面带愠怒「虽然我非常讨厌『兔子』这个称呼,但是必须说明一点——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说着将枪中的子弹全部取出扔在地上「把我的子弹换成红色,你也真、是、会、玩啊」

「彼此彼此。你终于要真正反抗人类了?」赤羽业也松开紧握在手机的枪,转而摸出腰间的匕首「还是用杀老师制定的规矩,就看谁会先让对方身上沾到自己的颜色吧。让我用艳丽的红色一点一点弄脏你让你屈服吧~♡」

变态中毒死中三,潮田渚默默地打个颤。

二人之间距离一点点缩进……

待大家匆匆赶到业渚二人的所在地时,他们已经开打了。红色与蓝色在草地上交错着,相互碰撞、躲闪,红发少年跟随蓝发少年的步调,招招紧逼。大家不由得再次感叹「小渚居然可以和业过招如此之久。」

「呐小渚,大家都在看呢……」轻挑的语气令潮田不由得更加紧张起来——这家伙一定在盘算着什么。

「他们或许在赞叹小渚你的身手……」

坏人往往死于话多!一定会有破绽的。潮田渚如此所想,一边继续听赤羽说一些有的没的,一边勉强闪开攻击。

(未完)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2 )

© 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