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基友@阿雪_yukiii/共痴@RQQQQQ/利艾/业渚/高桂/米英

灵魂无趣,废话特多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业渚】业君的手机(第三更 完结)

五、


赤羽业的再一次手机响起。


被逼在墙角处的潮田渚闻声下意识地望去,却发现屏幕上赫然是一张自己穿泳装的照片。


〔呵,赤羽同学真是变态。〕太近了,周围尽是赤羽业的气息,危险的,征服的,充满了一股戾气。这与平时一身痞气的赤羽业完全不同。『所以这才是真正的你么,业君?』


〔在想什么?是在唾弃我这种行为么?〕赤羽业凑近了潮田渚,在他耳边低语,热气刺激着敏感的耳朵,一阵麻酥〔如果这样就变态了,那我接下来做的事情会更让小渚觉得变态喔~〕


一口含住对方的耳垂,用舌轻轻地挑弄着。


〔喂!……〕潮田渚尝试着挣脱,到双手已经被紧紧地扣住,动弹不得。


可恶,论力气自己根本比不过业君。


〔放开我!赤羽业你个变态!〕


手依旧不能动,潮田渚只好使劲地踢了赤羽业一下。


侵犯的动作停顿了片刻,赤羽业缚住他双手的力道减轻了些许。原来是业松开了其中一只手,抬起渚的下颚。


好可怕,业君眼中不见丝毫笑意,意识波长平静得可以,完全不知道到他的意图。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不是的,赤羽……〕我只是不喜欢你那有如痴汉般的行为而已。


〔既然这样的话……〕二人之间的距离又近了,近到连鼻尖都能互相触碰到。


〔赤羽……业,离我远一点啊!〕


〔让你彻底的厌恶我也没什么关系吧。〕


别这样,真的别这样业君,我求你了。


带着强烈侵犯性的吻令潮田渚有片刻的失神,赤羽业的吻技很好,渚莫名地思考起这个家伙究竟和别人吻过多少次了的这种问题。


而后,盲目地顺从地接受。


〔果然这对小渚很无所谓呢,你就这么容易牺牲自己取悦我么?〕一把抱住对方跌坐在地上,贪婪地闻着渚身上的清香。


蓝发少年沉默不语。


〔疯狂地收集你的照片,每天跟在你背后上学放学,午餐时抢吃你便当里的食物……为什么我会这么做呢?〕


〔因为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啊。〕


什么时候?是与他一起吃饭时被咀嚼食物时可爱的样子所打动?还是因为传纸条被发现而被请出去一起罚站时的相视一笑?或许是那盒家政课的巧克力,又或许是那份被敲诈来的义务便当……哦,是第一次见到他时,蓝发少年在阳光沐浴下友好的微笑。


心里某处被牵动了。


〔业君……〕


〔终于肯叫我『业君』了吗?〕


〔嗯……业君。〕


重新凝视那人清澈的眼眸〔喜欢你呦,小渚。〕


〔业君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可是恐怕说一辈子都不会腻喔。〕


六、


赤羽业的手机又被人动过了。


毋庸置疑,打开它的正是潮田渚,哦不,现在是不是应该叫做『赤羽太太』?【笑】


熟练地输入密码——自己的生日——0720。蹦出的桌面壁纸不再是初一时那个披散着头发的自己,而是与业君在圣诞树下的合照。


〔所以今天必须要把业君手机里的我的照片删掉!嗯……至少得把之前披肩长发的删了!〕


果断点开相册,


〔噫~〕尽管之前打开过但满眼的蓝色依旧让潮田渚震撼。


我去真没想到这家伙照了这么多黑历史,干脆全删掉好了!


删 删 删 删 删 删


〔OK!〕心满意足地关上手机,转身,愣住。


〔吓!业君你!我什么都没做!〕天呐谁来告诉我业君是什么时候出现的(´Д`)


〔呦,小渚下午好啊!要不要喝草~莓~牛~奶~〕


完了完了完了。


〔哦呀呀,手机里小渚的照片全部被人删掉了呢~好可惜,都是很难得的照片呢~〕赤羽业嬉笑着,从口袋中掏出另一部果肾手机〔不过呢~还好我有备份的习惯~〕


纳尼!!


〔我是不是很机智啊小渚?〕


〔嗯……〕


〔这样的备份还有呢!所以要奖励哦~我、要、亲、亲!〕


救命啊天神大人!这家伙到底有多少部手机啊!


——————————END——————————


打上END时真的是长舒一口气,第一部业渚同人终于圆满画上句号。最近和基友的脑洞大开所以会有更多业渚文奉上喔【这种给自己挖坑的既视感2333】其实我真的比较喜欢写欢脱向啊!所以最后还是愿了个心愿以欢脱结尾ww感谢各位的支持,阿里嘎多!!!


评论 ( 5 )
热度 ( 91 )

© 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