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基友@阿雪_yukiii/共痴@RQQQQQ/广濑大介/一期尼/HSJ 32领进门 💜全员赛高/果然还是米英啊

废话特多,灵魂无趣

若能避开猛烈的狂喜
自然也不会有悲痛来袭

【高桂】聚会结束后

整理曾经的文档发现很多碎片般的脑洞。

“喂,起来,我知道你没醉。”


肩窝处传来一声嗤笑,热气扑在暴露在外许久的冰凉的皮肤上,好痒。“动一动啦,我没办法开门。”桂耸肩试图让高杉站好,却反被身后的男人紧紧抱住。


“干什么啊!”桂想阻止正游走在自己身上的手,不过总被高杉灵巧地闪开。


“知道我没醉却还是把我带回家,”高杉从桂的裤兜里勾出钥匙,顺带拍了拍桂挺翘的臀:“你是想……在晚上跟我做什么呢?”


“你!”桂别过脸无言以对,耳尖、鼻头和脸颊红得可爱。


高杉见状发出一声轻笑,揽紧了桂推门而入,反锁后将人甩在沙发上扑倒。“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主动。”说着便松开了自己脖子上的领带,...

2018-10-25

【自述】不定期絮语

18/04/16

最近明显感觉自己丧的频率变少了,心情说不上之前的轻飘飘,但总是变好了很多。现在正是下午快5时许,一个人,按理说应该在宿舍继续躺着自生自灭,但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熟悉的孤寂感盘绕在心头,这种情绪愈积愈多,不容忽视。辗转反侧,我知道这是拾起写作习惯的绝好机会,于是我最终爬起来,回到班里,坐这台老电脑前,试图将这份熟悉的孤独一点一点记录下来。

青涩纯粹的感情带来的不仅仅只是美好的全新人生体验,也有更为细腻纷扰的小情绪时时萦绕心头。每当这些小情绪出现,我都不停地麻痹说服自己这些不过都是感性带来的过度推测。我感觉有些人正在离我越来越远,但或许并不然;在我试图表达自己对友情不变的挚爱、珍...

2018-04-16

准确来讲,所谓的鼓舞都只在一分钟内激励了我,而后,又消失不见,唯有这幅身躯,与从前相比没有一星半点儿的改变。

2018-01-08

“猎人之间经常流传着一个关于一匹白龙和宝藏的传说,百年来只有极少的人亲眼目睹过。所以我想,这大概只是经由无数人添油加醋的夸大而已,所谓的龙没准儿是一只白鹰之类的玩意儿。直到我19岁的那天傍晚……是的,我见到了,指引宝藏的龙。它并不是完全的纯白色,而是通体透着淡淡朦胧的粉嫩,宛若新生婴儿一般的美好。它……不,我想用她来称呼。她的翅膀披着雨后长虹的绚烂,缀着日月星辰的璀璨。有趣的是她的盘羊角,衬得她无比高贵。她的鬃毛和腿部的绒毛都是山涧里梅子的玫红色,有种说不清的妩媚。”老猎人深深地吸了吸鼻子,脸上的沟壑在煤油灯昏暗的光线里别样的清晰。“我才19岁啊!我紧张地将鼠灰色羊毛围巾掖进墨绿色的外套里,手...

2017-12-09

【自我忏悔】

诸位……等我offer下来!我一定!疯狂产出!回馈社会!这么久不产出都没取关的大家!跪地感谢!!

2017-11-07

被lof的作品推荐搞得十分不适应,还有一丝恼怒,有一种拉到微博长文章尾部的感觉……

2017-05-07

【all英】存梗·我们所认识的柯克兰先生


我们给予周围人的形象确实不尽相同,然而这无疑是组成一个活生生的、完整的自己的珍贵碎片。

阿尔弗雷德所认识的亚瑟·柯克兰是一个令人头疼又心疼的十足大别扭。

弗朗西斯所认识的亚瑟·柯克兰是一个不解风情总是用尖锐做武器武装自己的可怜绅士。

安东尼奥所认识的亚瑟·柯克兰宛若扭着风骚的探戈舞步从梦中走进现实的完美情人。

王耀呢,王耀认识的亚瑟是什么样的呢?

2017-05-04
1 / 3

© 君度_懒癌晚期困到死 | Powered by LOFTER